譚蓉老太太的生與死

星洲日報社論, 2010年4月6日

峇冬加里英軍大屠殺血案最後一名成年目擊證人譚蓉老太太上週五病逝,結束了她坎坷的一生。譚蓉的生與死,見證了20世紀初以降的馬來亞歷史,那戰亂的、被殖民的、破敗的近現代史正在結束,而一個和平的、發展的、現代化的大馬歷史時期正在來臨。

1948年,也就是62年前,位處雪州北部的小村莊峇冬加里發生了一宗慘絕人寰的大屠殺事件,24名膠工在光天化日下被英軍殺害,棄屍荒野,而譚蓉正是這場大屠殺的成人目擊證人;令譚蓉悲慟欲絕的是,她的未婚夫不幸的也淪為其中一個英軍鎗下的冤魂。

峇冬加里事件是馬來亞歷史上的悲劇。因偶發的衝突而點燃火種,因錯誤的處理而星火燎原。誠如追討英軍屠殺罪行工委會所一再強調的:峇冬加里事件不僅造成了受難者家屬難以彌補的傷痛,整個社會也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因為在此一事件中受難者,不分族群,都是我們的骨肉同胞。令人遺憾的,事件發生以後,當局為了種種顧慮和顧忌,採取了隱晦、抑制的方式,禁止人們談論,不容許任何形式的紀念活動。一切檔卷資料,一概予以塵封。然而,外來的壓抑消弭不了創痛的陰影,刻意的隱藏拂拭不去悲慘的記憶。

過去,每逢峇冬加里大屠殺這個日子,受難者的親友及同情者,都或明或暗的舉行活動,表達哀悼。而這份郁勃的悲憤情緒,潛在的仇恨意識,不斷的累積蔓延、擴大。60多年來,我們社會上滋生的殖民情結、種族對立,大部份歸因於類似峇冬加里事件衍生的後遺症,當不為過。

因此,追討英軍屠殺罪行工委會面對歷史,將峇冬加里事件透明化,揭露真相,並負起要求英方賠償、道歉、建紀念碑等善後處理的責任,以療傷止痛,的確是一項善舉,值得肯定。工委會經多年努力所編撰的研究報告,儘管事隔過久,證據已難完整,人物亦多凋謝,但是勤搜冥索所匯集的資料,以學術立場撰寫的報告,大體上已描繪出事件的來龍去脈。我們曾不斷作出“仇恨與怨懟只會加深已有的傷痛,唯有愛心與寬容才能走出悲愴的陰影”的呼吁,希望英方表示對於撫平創傷、祛除心結的誠意與負責態度,但令人痛心的是,英方不僅拒絕設調查委員會或聽證會,更企圖阻撓工委會索取相關要件。

馬來半島曾經歷過長時期英殖民統治,從種族鬥爭開始,繼以對抗日軍侵略,再繼與馬共的械鬥,沒有一次不是以無數無辜生命為代價,其中又以華裔同胞所受苦難最為深重。不必諱言,峇冬加里事件造成了兩個情結,一是大馬民眾和殖民宗主國之間的扞格;一是民間對於政府態度冷淡的不諒解。儘管有這種情結者,在整體中只佔著極小的比例,但是猶如人身上長了一個瘡癤,有了一點病痛一樣,會使人日夜煎熬,寢食不安,從而影響健康。

世界上這樣的殖民統治歷史的創傷罄竹難書,幾乎沒有一個殖民地國家能免於類似的悲慘事件。但最重要的在於殖民宗主國如何發揮政治的智慧與良知,儘速化解彼此之間的敵意。對受難家屬而言,談寬容、談愛心也許陳義過高,就像譚蓉老太太生前不斷重複的“人已經死了,死無對證,英方怎麼說都可以”,透露其內心的絕望與無奈。

大馬正快速邁向現代化社會,但毋庸置疑,郁積60多年的峇冬加里事件的陰霾,卻是妨礙團結,影響和諧的重大因素。現在政府應責成英國當局以最大的誠意和實際的行動,來撫平創傷,解開心結,讓歷史歸諸歷史,而把目光看到未來。

新聞來源: 星洲日報, http://opinions.sinchew-i.com/print/14198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