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音惨案仅存成年证人去世 乌鲁音惨案仅存成年证人去世

正当乌鲁音惨案受害家属向英国政府追讨正义的努力陷入胶着之际,却又传来另一哀讯,惨案仅存成年证人谭蓉上周五(2日)辞世。

谭蓉享年78岁,是惨案的幸存者之一。她过去数十年来不断为自己和惨案受害者争取公道,和清洗不白之冤。

“追讨英军屠杀罪行工委会”义务律师郭义民指出,她是当天上厕所时,突然晕倒骤然去世。虽然谭蓉之前患有严重喉癌,但是由于未进行验尸,因此不能确定死因是年老或者癌症。

工委会失去一大精神支柱

郭义民告诉《当今大马》,谭蓉的去世对工委会有两个层面的打击,其一是精神上的,其二则属于法律诉讼层面。

“谭蓉对多年来从不放弃坚持向英军追讨正义;其坚忍不拔的精神,感染了许多人。她是工委会的重要精神支柱,因此她的离开对工委会无疑是个巨大的精神损失。”

现仅剩下另两名儿童证人

batang kali massacre hreaten to sue uk government 290409 guo yi  min郭义民(左图)也表示,就争取翻案的司法努力层面而言,谭蓉曾是工委会硕果仅存的成年证人;由于当时她已17岁,因此相对于其他的儿童证人,其证词的可行度较高。

“我们如今剩下两名在世的儿童证人,一名是已现年71岁的罗亚才(案发时9岁),和现年68岁的陈娇(案发时6岁)。由于他们当时仍年幼,因此他们的口供可信度无论如何都是比较低的。”

谭蓉去世带一定司法劣势

郭义民补充说,尽管工委会在谭蓉在世时,已经为她录取和写下案发经过的口供,但是如未来开庭时,他们在答辩上就要吃亏,因为无法回应对方的质疑,或者提出更多的细节。

另外,由于谭蓉是英国政府争取重新调查的原诉人,然而随着她的去世,他们必须更换另一名原诉人。

不过,郭义民表示,这方面问题不大,因为罗亚才愿意担任新的原诉人。

机密文件透露一些新证据

郭义民重申工委会不会放弃要求英国政府重新调查的努力,并且透露,工委会在下周二(6日)跟英国的律师团商讨这样的最新发展。

他也表示,尽管工委会不断争取英国政府重新调查乌鲁音惨案,但是英国政府仍作出“不能重新调查”的初步决定。

“英国政府提供了我们一些来自(英国)国防部、警察局和检察司的机密文件,佐证它立场的合理和合法性。但是我们看过后认为,它忽略了一些证据。”

郭义民表示,他们将在本月内利用这些疑点,向英国政府再度争取重新开档调查。

谭蓉17岁时目击英军屠杀

雪兰莪乌鲁音屠杀事件发生在1948年12月12日英殖民时期,当时英国军人将25名在当地峇冬加里 (Batang Kali)园丘工作的华裔胶工误作共产党人逮捕扣留,并且在翌日枪杀他们,不过其中的张洪成功逃过死劫。

谭蓉在惨案发生时是17岁的少女,她在第二天清晨连同其他妇孺被英军赶上卡车载走。她表示,当卡车开动时,她听到背后传来多响枪声。她和其他妇孺在被关禁一个星期后获淮返回宿舍,只见遍地尸体。

“追讨英军屠杀罪行工委会”于去年8月,发表“支持追讨英军60年前屠杀平民冤案”请愿书,并展开全国华团签署盖 章运动。他们更在2008年12月12日浩浩荡荡到位于吉隆坡的英国最高专员署,递交逾500份社团签名盖章请愿书。

新闻来源:当今大马,4月4日,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28289

One Response

  1. 英軍屠殺24膠工可能是被嫁祸

    2010年4月23日星洲日报图文并茂刊登报导据说英军曾在62年前, 即是在1948年12月12日在乌鲁雪兰莪的双溪里莫园丘屠杀24位胶工的新闻。

    由于过去也有报导有关新闻,但报导漏了一些重要要素,要研究其真伪便很难下个定论。上面的报导出现了疑问,不符合英军处理马共的方式:-

    1。 當時英國軍人將25名在在園坵工作的華裔膠工誤當共產黨份子
    逮捕扣留,並在翌日鎗殺他們,不過其中一人張洪成功逃過死
    劫。

    2。 黃天來回憶說,當時屍體已腐爛生蛆,他們把屍體移到鋅板上再
    抬上羅里把屍體運出園坵,再由家屬 來認領安葬。不过有4人没
    人认领。

    由过去的报导到上面的报导根本没有一个“真正”的目击证人。而且,那些所谓“见证者”所讲的话对当时英军的作战和了解园丘环境者来说根本是前后茅盾。

    由此可见,这单料理可能另有内幕,应该不是英军所干的。因为整个问题不符合当时的环境。

    所以,那位什么“工委会主席陈观添”应该向社会人社交待下列问题:-

    A。 那段双溪里莫园丘大约有几亩。是华人或是英国人的园丘。

    B。 1948年12月12日,那25位胶工是否住在园丘河边的公司屋
    里。

    C。 他们是大约几点被扣留。

    有一点社会人士必须要记得,虽然当时是紧急法令。这并不是说英军可以为所欲为,爽爽便杀人。反而是马共可以为了一句听了不爽的话便杀人。

    即使当时英军话抓到共产党,也必须依法处理,交给军部。假如他们活抓到共产党人员没有交给军部处治,而将他们抢毙。这可是谋杀。

    也许有人会认为当时的英政府不告他们便没有事了。

    这是错误的想法。有能力扣留25个胶工不可能是三两个英军。因为入芭搜共产党的英军一队最少是12人。十二人不可能个个会保密。除此之外,即使他们“暂时”保密。不出一个月英国的报馆必然会收到马来亚英军里的反对党党员的“密告”说英军在马来亚屠杀平民。为甚么当时风平浪静呢。而是在好多年后问题才浮上水面。

    这件事使我回想起黑区时发生在昔加末县的一单屠杀胶工的事。当时有三个较工出门作工几天没回家。家人向警方报案,军警便入他们平时工作附近搜查,在附近的一个芭子内发现了他们的尸体。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被谁杀害的。

    几个月后该新村流传谣言说某某人看到那三个胶工是被三个马来人AC扣押后抓到那芭子里杀掉。里由是不久前该区的马共在一场驳火中打死了三个马来人的AC。所以他们进行“报复”。听来很有理由。

    怎知两年后该区的一个马共出来投降,才告诉查案官说那三个胶工是被马共怀疑是英军的25子才被马共杀掉的。那谣言也是马共通过马共收月捐的跑腿放的。目的是要制造华人痛恨英政府雇用的马来人AC.

    当然,说军警“绝对”不会杀害平民也是车死人大炮的。但是,他们假如去杀害平民,他们会面对“谋杀”的指控,罪成也是死刑。而且,军警杀害平民被发现的可能性很高。

    在1982年,彭亨劳勿有两个军人到人家的养鱼场偷鱼被发现不服气。过了不久养鱼人家被“抢杀”。先是谣传是马共干的好事,不过警方的暗探从市民的谈话中听说有两个军人到军营不远的鱼塘偷过鱼和鱼塘主吵架。结果被扣留调查,开枪的被定谋杀罪成。

    所以,巴冬加里这单料理是谁干的呢。假如当时有人看到是英军干的,英军绝对逃不过法律的对付。因为目击者敢指证和讲出来。假如当时有人看到是马共干的,令伯拍烂胸膛担保没有一个人敢说他看到是马共干的。理由就是这么简单。

    这单料理根本没有目击者。开口讲英军怎么样屠杀那些胶工的以环境看来都是讲骗话。

    谁对令伯的看法不服气,请拿出证据。没有证据也可以用“推理”来争论。最重要是别像疯狗吠月那样乱乱吠。

    再者,有那一个网友认识那位“巴冬加里英军屠杀乌鲁音平民罪行工委会主席陈观添”的话,请他答复上述 A到 C 的问题让读者们了解一下有关环境。

    由:敦符国荣博士著

    2010年4月24日

    请朋友上下列网站看本文。也可以转载下载。

    大马论坛:http://www.malaysia-chinese.com
    自由媒体:http://www.thefreemedia.com

    作者电网址:tundrfoo@live.com

    注:版权没有,翻印转载下载不究。也欢迎读者将任何本文作者的文章转贴他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