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軍62年前屠殺24膠工‧峇冬加里有一條哭泣河

(雪蘭莪‧峇冬加里)峇冬加里雙溪里莫河(Sungai Remo)的河水潺潺而流,如歌如泣,似在向我們細述著62年前12月12日那一天,峇冬加裡24名手無吋鐵的割膠工人被英軍射殺身亡的傷痛故事!

一場補選,令國人的目光都定焦在烏雪區,每個人都因為補選的戰情激烈而全情貫注,但大家是否還記得峇冬加里當年曾發生一宗英軍屠殺膠工的慘劇?

在峇冬加裡英軍屠殺烏魯音平民罪行工委會主席陳觀添的帶領下,記者來到當年英軍屠殺村民的事發地點――雙溪裡莫園坵公司的遺址。

陳觀添帶領記者到當年英軍屠殺村民的案發現場。(圖:星洲日報)

陳觀添帶領記者到當年英軍屠殺村民的案發現場。(圖:星洲日報)

24男膠工分五批射殺

當年雙溪裡莫園坵公司的宿舍和膠房依著雙溪裡莫河邊而建,當年的膠林如今已變成油棕芭,陳觀添指著倒塌在河中央的殘餘橋墎說,當年英軍就在橋墎附近殺人。英軍是將24名男膠工分成五批人,然後逐一射殺。

成功爭取英重新調查

62年了,當年被殺害的死者如果魂兮歸來,該如何追討這筆62年的冤債?

雖然死者已矣,但是公道在人心,這宗冤情不會就這樣隨著逝者而逝,由死者家屬、地方組織代表和熱心人士所組成的英軍屠殺烏魯音平民罪行工委會雖然屢遭挫折和阻難,可是他們誓言會繼續為這24條冤魂向英國政府討回公道。目前,該工委會在總協調人郭義民的協助下,已向英國政府爭取重新調查當年這宗慘案。

陳觀添說,工委會希望英國政府能向24名受害人家屬做出賠償和道歉認錯,以還冤死者一個公道。

峇冬加里大屠殺事件發生在1948年12月12日英殖民時期,當時英國軍人將25名在在園坵工作的華裔膠工誤當共產黨份子逮捕扣留,並在翌日鎗殺他們,不過其中一人張洪成功逃過死劫。

父母已逝遺願未了
‧譚蓉二兒子張金福(57歲,建築工人)

張金福為母親譚蓉的靈位插上一炷香,誠心祈求上天幫助父母實現他們的遺願。(圖:星洲日報)

張金福為母親譚蓉的靈位插上一炷香,誠心祈求上天幫助父母實現他們的遺願。(圖:星洲日報)

今天是譚蓉逝世後的“三七”忌日,上天似乎冥冥中安排我們週四來到譚蓉和張洪的家,通過他們的後人張金福(二兒子)的口告訴我們,他們等待了62年的遺願未了!

張金福以沉重的心情告訴我們,他的父母親到死那天,都還在苦苦追問,英國政府要到甚麼時候才願意做出賠償和向他們道歉!

他說,他的父母求的不是那一點賠償金,而是他們背負了一輩子的無鎮辜罪名,必須要討回清白。

英軍屠殺案的最後一名成年目擊證人譚蓉(78歲),於今年4月初因年老撤手人寰,如今慘劇慬剩下兩名當年年幼的目擊者,這個局面可能會使到工委會追討公道的進度再次被拖延。譚蓉是當年慘劇重要證人兼倖存者張洪的妻子,同時也是工委會向英國政府爭取重新調查的原訴人,張洪已於2年前逝世。

BBC訪父母知悉更多內情

回憶父母健在時的情景時說,他的父母都是英軍屠殺案慘劇的受害人,不過他打從兒時開始,都很少聽到父母提起這起傷心事,反而是透過其他村民和當年英國BBC電視台前來訪問他父母時,才得知更多有關慘案的事跡。

他說,他父母是在慘案發生後才結為夫妻,所以他與其他九兄弟姐妹都是在慘案後才出世,因此對慘案不甚瞭解。

張金福說,他衷心希望看到父母親的遺願有實現的一天,他相信只有這樣父母親的亡魂才得以安息。

腐屍運出園坵供認領
‧收屍人黃天來(70歲)

黃天來用手指比出當時受害者屍體身上的蛆虫有整吋長。(圖:星洲日報)

黃天來用手指比出當時受害者屍體身上的蛆虫有整吋長。(圖:星洲日報)

黃天來在慘案發生時才只得8歲,他的父親和另一位朋友成健被雙溪裡莫園坵公司負責人委派進入園坵內收屍,而不知天高地厚和好奇心重的他,當時也跟隨收屍隊一起進入事發現場。

黃天來回憶說,當時屍體已腐爛生蛆,他們把屍體移到鋅板上再抬上羅里把屍體運出園坵,再由家屬來認領安葬。

新聞來源: 星洲日報, 2010年4月23日 http://www.sinchew.com.my/node/157902?tid=1

惨案证人谭蓉逝世 诉讼进度或再拖延

 

惨案证人谭蓉逝世 工委会坚持打跨国官司

诉讼进度或再拖延

新闻来源:南洋商报,2010年4月5日 

惨案证人谭蓉逝世 工委会坚持打跨国官司

南洋商报社論, 2010年4月4日

八打灵再也4日讯)虽然目击英军大屠杀的重要证人谭蓉老夫人在前晚逝世,不过“追讨英军屠杀罪行工委会”仍会坚持打一场跨国官司,誓为在当年惨遭英军屠杀的受害华裔村民讨回公道。

“追讨英军屠杀罪行工委会”总协调兼义务代表律师郭义民指出,谭蓉是1948年乌鲁音英军屠杀惨事最后的成年证人,如今谭蓉已逝,对工委会追讨公道官司是一项打击。

2证人尚健在

郭义民向《南洋商报》说,虽然该起事件还有两名证人尚健在,不过他们当年还只是9岁及6岁的小孩,供词会受到对方律师的质疑。

他说,谭蓉生前已留下录影及书面供词,这可作为日后官司的证据,但是若对方律师提出疑问,工委会律师就不能再提供更进一步的供词了。

“工委会是以谭蓉的名义提出控诉,现在只好将控诉人转向该两名尚健在的证人身上。”

郭义民:一生背负惨案阴影

郭义民指出,谭蓉一生人背负着这起惨案的阴影,因为时代环境的因素,前半生她默默承受目睹屠杀场面的恐惧,后半生才大胆站出来要求平反,以坚毅不拔的目光,支持着工委会坚持为受难者讨回公道。

“谭蓉从70年代开始就是我们坚毅的象征,虽然她已逝世,但我们毅然会走下去!”

新聞來源: 南洋商報, http://www.nanyang.com.my/Newscenter/articledetail.asp?type=N&ID=138591&sID=7&cID=10

譚蓉老太太的生與死

星洲日報社論, 2010年4月6日

峇冬加里英軍大屠殺血案最後一名成年目擊證人譚蓉老太太上週五病逝,結束了她坎坷的一生。譚蓉的生與死,見證了20世紀初以降的馬來亞歷史,那戰亂的、被殖民的、破敗的近現代史正在結束,而一個和平的、發展的、現代化的大馬歷史時期正在來臨。

1948年,也就是62年前,位處雪州北部的小村莊峇冬加里發生了一宗慘絕人寰的大屠殺事件,24名膠工在光天化日下被英軍殺害,棄屍荒野,而譚蓉正是這場大屠殺的成人目擊證人;令譚蓉悲慟欲絕的是,她的未婚夫不幸的也淪為其中一個英軍鎗下的冤魂。

峇冬加里事件是馬來亞歷史上的悲劇。因偶發的衝突而點燃火種,因錯誤的處理而星火燎原。誠如追討英軍屠殺罪行工委會所一再強調的:峇冬加里事件不僅造成了受難者家屬難以彌補的傷痛,整個社會也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因為在此一事件中受難者,不分族群,都是我們的骨肉同胞。令人遺憾的,事件發生以後,當局為了種種顧慮和顧忌,採取了隱晦、抑制的方式,禁止人們談論,不容許任何形式的紀念活動。一切檔卷資料,一概予以塵封。然而,外來的壓抑消弭不了創痛的陰影,刻意的隱藏拂拭不去悲慘的記憶。

過去,每逢峇冬加里大屠殺這個日子,受難者的親友及同情者,都或明或暗的舉行活動,表達哀悼。而這份郁勃的悲憤情緒,潛在的仇恨意識,不斷的累積蔓延、擴大。60多年來,我們社會上滋生的殖民情結、種族對立,大部份歸因於類似峇冬加里事件衍生的後遺症,當不為過。

因此,追討英軍屠殺罪行工委會面對歷史,將峇冬加里事件透明化,揭露真相,並負起要求英方賠償、道歉、建紀念碑等善後處理的責任,以療傷止痛,的確是一項善舉,值得肯定。工委會經多年努力所編撰的研究報告,儘管事隔過久,證據已難完整,人物亦多凋謝,但是勤搜冥索所匯集的資料,以學術立場撰寫的報告,大體上已描繪出事件的來龍去脈。我們曾不斷作出“仇恨與怨懟只會加深已有的傷痛,唯有愛心與寬容才能走出悲愴的陰影”的呼吁,希望英方表示對於撫平創傷、祛除心結的誠意與負責態度,但令人痛心的是,英方不僅拒絕設調查委員會或聽證會,更企圖阻撓工委會索取相關要件。

馬來半島曾經歷過長時期英殖民統治,從種族鬥爭開始,繼以對抗日軍侵略,再繼與馬共的械鬥,沒有一次不是以無數無辜生命為代價,其中又以華裔同胞所受苦難最為深重。不必諱言,峇冬加里事件造成了兩個情結,一是大馬民眾和殖民宗主國之間的扞格;一是民間對於政府態度冷淡的不諒解。儘管有這種情結者,在整體中只佔著極小的比例,但是猶如人身上長了一個瘡癤,有了一點病痛一樣,會使人日夜煎熬,寢食不安,從而影響健康。

世界上這樣的殖民統治歷史的創傷罄竹難書,幾乎沒有一個殖民地國家能免於類似的悲慘事件。但最重要的在於殖民宗主國如何發揮政治的智慧與良知,儘速化解彼此之間的敵意。對受難家屬而言,談寬容、談愛心也許陳義過高,就像譚蓉老太太生前不斷重複的“人已經死了,死無對證,英方怎麼說都可以”,透露其內心的絕望與無奈。

大馬正快速邁向現代化社會,但毋庸置疑,郁積60多年的峇冬加里事件的陰霾,卻是妨礙團結,影響和諧的重大因素。現在政府應責成英國當局以最大的誠意和實際的行動,來撫平創傷,解開心結,讓歷史歸諸歷史,而把目光看到未來。

新聞來源: 星洲日報, http://opinions.sinchew-i.com/print/14198

乌鲁音惨案仅存成年证人去世 乌鲁音惨案仅存成年证人去世

正当乌鲁音惨案受害家属向英国政府追讨正义的努力陷入胶着之际,却又传来另一哀讯,惨案仅存成年证人谭蓉上周五(2日)辞世。

谭蓉享年78岁,是惨案的幸存者之一。她过去数十年来不断为自己和惨案受害者争取公道,和清洗不白之冤。

“追讨英军屠杀罪行工委会”义务律师郭义民指出,她是当天上厕所时,突然晕倒骤然去世。虽然谭蓉之前患有严重喉癌,但是由于未进行验尸,因此不能确定死因是年老或者癌症。

工委会失去一大精神支柱

郭义民告诉《当今大马》,谭蓉的去世对工委会有两个层面的打击,其一是精神上的,其二则属于法律诉讼层面。

“谭蓉对多年来从不放弃坚持向英军追讨正义;其坚忍不拔的精神,感染了许多人。她是工委会的重要精神支柱,因此她的离开对工委会无疑是个巨大的精神损失。”

现仅剩下另两名儿童证人

batang kali massacre hreaten to sue uk government 290409 guo yi  min郭义民(左图)也表示,就争取翻案的司法努力层面而言,谭蓉曾是工委会硕果仅存的成年证人;由于当时她已17岁,因此相对于其他的儿童证人,其证词的可行度较高。

“我们如今剩下两名在世的儿童证人,一名是已现年71岁的罗亚才(案发时9岁),和现年68岁的陈娇(案发时6岁)。由于他们当时仍年幼,因此他们的口供可信度无论如何都是比较低的。”

谭蓉去世带一定司法劣势

郭义民补充说,尽管工委会在谭蓉在世时,已经为她录取和写下案发经过的口供,但是如未来开庭时,他们在答辩上就要吃亏,因为无法回应对方的质疑,或者提出更多的细节。

另外,由于谭蓉是英国政府争取重新调查的原诉人,然而随着她的去世,他们必须更换另一名原诉人。

不过,郭义民表示,这方面问题不大,因为罗亚才愿意担任新的原诉人。

机密文件透露一些新证据

郭义民重申工委会不会放弃要求英国政府重新调查的努力,并且透露,工委会在下周二(6日)跟英国的律师团商讨这样的最新发展。

他也表示,尽管工委会不断争取英国政府重新调查乌鲁音惨案,但是英国政府仍作出“不能重新调查”的初步决定。

“英国政府提供了我们一些来自(英国)国防部、警察局和检察司的机密文件,佐证它立场的合理和合法性。但是我们看过后认为,它忽略了一些证据。”

郭义民表示,他们将在本月内利用这些疑点,向英国政府再度争取重新开档调查。

谭蓉17岁时目击英军屠杀

雪兰莪乌鲁音屠杀事件发生在1948年12月12日英殖民时期,当时英国军人将25名在当地峇冬加里 (Batang Kali)园丘工作的华裔胶工误作共产党人逮捕扣留,并且在翌日枪杀他们,不过其中的张洪成功逃过死劫。

谭蓉在惨案发生时是17岁的少女,她在第二天清晨连同其他妇孺被英军赶上卡车载走。她表示,当卡车开动时,她听到背后传来多响枪声。她和其他妇孺在被关禁一个星期后获淮返回宿舍,只见遍地尸体。

“追讨英军屠杀罪行工委会”于去年8月,发表“支持追讨英军60年前屠杀平民冤案”请愿书,并展开全国华团签署盖 章运动。他们更在2008年12月12日浩浩荡荡到位于吉隆坡的英国最高专员署,递交逾500份社团签名盖章请愿书。

新闻来源:当今大马,4月4日,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28289

Last Malaysian adult witness to British massacre dies

AFP/File – File photo of Tham Yong, the sole surviving witness to the killing of 24 villagers by British troops …

KUALA LUMPUR (AFP) – The last Malaysian adult witness to the massacre of 24 unarmed villagers by British troops in 1948 has died, leaving the campaign for an official investigation uncertain, activists said Sunday.

Tham Yong, 78, who died on Friday, saw 14 Scots Guards kill the villagers in what became known as the “Batang Kali massacre” on December 12, 1948, families’ representative Quek Ngee Meng told AFP.

“With Tham Yong’s passing we have lost the final adult perspective to what happened in Batang Kali,” he said.

Last August, government lawyers in London indicated a provisional decision to reject any investigation after a decades-long campaign for an official probe.

“Tham Yong was the main appellant so her death leaves the campaign in uncertainty but the next living witness who was eight when he witnessed the event, is keen to proceed so we will continue to seek justice,” Quek said.

He said the group’s lawyers would be making further representations to London later this month.

The colonial authorities said at the time of the incident — at the beginning of a 12-year communist insurgency in the former Malaya — that the men were shot because they were suspected guerrillas fleeing the scene.

The then Malayan attorney general vindicated the troops and the massacre was largely forgotten until 1970 when a London newspaper ran an explosive account of the killings, publishing sworn affidavits by soldiers who admitted the villagers were shot in cold blood.

The revelations triggered uproar but a promised investigation was later dropped after a change in government in London.

In an interview with AFP in 2008, Tham Yong, a former rubber tapper, recalled “the day the British killed our men”.

“I’m still angry because these were innocent persons but labelled as bandits and communists, when all they were doing was collecting durians and not supplying food to the communists,” she said.

“My advanced cancer means I will not be around much longer, but I hope people remember what happened here so that those who were killed here are never forgotten.”

Source: AFP, 4/4/2010, http://news.yahoo.com/s/afp/20100404/wl_uk_afp/malaysiabritainhistorymassacrecommunism

AFP/File – File photo of Tham Yong, the sole surviving witness to the killing of 24 villagers by British troops …

峇冬加里英軍屠殺案‧最後目擊證人譚蓉逝世

 

譚蓉生前接受訪問時,曾強烈要求英軍做出賠賞。(圖:星洲日報)

(吉隆坡)峇冬加里24名烏魯音村民遭英軍屠殺案的最後一名成年目擊證人譚蓉(78歲),於上週五因年老撤手人寰。

追討英軍屠殺罪行工委會總協調郭義民今日(週日,4月4日)受詢時表示,隨著譚蓉的逝世,這起慘劇僅剩下兩名當年年幼的目擊者。

他說,譚蓉的逝世料對訴訟行動帶來一定影響,若以證人當年的年齡來說,譚蓉的證據有其可靠性。

“相反地,另外兩名目擊者當年的年齡分別是9歲及6歲,以邏輯來說,這將影響證據的可靠性。”

這起大屠殺慘劇於1948年12月12日發生,英國殖民政府軍人當時在峇冬加里開鎗射殺24名手無寸鐵的平民。

譚蓉也是當年慘劇的重要證人兼倖存者張洪的妻子,張洪於2年前逝世。

事發時僅17歲

譚蓉在事發時僅17歲,是一名膠工,她在現場附近目睹英軍屠殺慘事的發生。

張洪及譚蓉育有10名孩子。

1948年12月12日,24名烏魯音華裔村民在園丘工作時突然被英軍包圍,這些手無寸鐵的村民被英軍稱為“惡匪”和“恐怖份子”,最後被英軍全部殺害。

許多證據與目擊者的口供顯示,這些無辜失去生命的平民,根本就未曾反抗或是試圖逃跑,可是他們卻被蓄意的殺害。

陳凱希:向英國提訴訟
續爭取至最後一分鐘

追討英軍屠殺罪行工委會工委會執行顧問陳凱希表示,譚蓉逝世或多或少影響工委會向英國提出法律訴訟的行動。

不過,他說,工委會將繼續爭取至最後一分鐘,絕對不會讓事情不了了之。

他強調,工委會已經掌握很多證據,包括倖存者口供、錄音及錄影片段等,這對訴訟行動有一定的幫助。

“英國政府方面從過去到現在都未曾斷然拒絕工委會的要求,相信還是存有一絲希望。”

新闻来源: 星洲日报, 2010年4月4日,  http://www.sinchew.com.my/node/155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