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日报专题(3):追討英軍屠殺烏魯音平民罪行 -囚禁盤問 燒宿舍殺男膠工

專題記者周小芳,親臨被屠殺者之一張拾的家屬蓉家進行訪問,年邁的蓉患了喉癌多年,需要按住喉嚨的洞口,方能說話。蓉是童養媳,在張拾被殺后,嫁給了慘案的唯一生還者──張拾的哥哥張洪。

專題記者周小芳,親臨被屠殺死者之一張拾的家屬譚蓉家中進行訪問,年邁的譚蓉患了喉癌多年,需要按住喉嚨的洞口,方能說話。譚蓉是童養媳,在張拾被殺后,嫁給了慘案的唯一生還者──張拾的哥哥張洪。

現年78歲的生還者家屬譚蓉回憶起慘案發生的當年,心情已見平復,沒有了往昔的悲天憫人。

那一年,譚蓉只有17歲,跟隨其他人在峇冬加裡的膠園內工作。她在接受本報專訪時說,當時英軍曾經到過膠園3次,第3次的時候,就開始殺人。

1948年12月11日晚上,一支英國軍人在森林邊緣巡邏後,步行到雙溪爾毛園坵,把膠工宿舍包圍起來。

當時在該宿舍居住的男女膠工及家屬總共有55人,英軍把男女分開囚禁在兩間宿舍,並開始對他們進行嚴厲盤問,包括是否窩藏馬共及接濟他們。

暗探問他們,有沒有看到共產黨?暗探也對他們說:「你們不要吵,不然我就放火燒死你們。」暗探直到早上才為他們準備食物,其他人都不敢吃,譚蓉當時說:「你們不吃,我吃。」

當天凌晨,由於英軍無法從這些膠工口中得知馬共的情報。英軍就叫婦女和小孩把宿舍所有衣物搬出宿舍外,然後坐上卡車離開,而膠園宿舍就在熊熊烈火中被燒為灰燼。

帶到小溪了結性命

剩餘下的男膠工,則被帶到一條小溪,而他們的性命就在此結束……

「我們晚上被趕去,沒有得吃,沒有得沖涼,天黑了也不知道,男人們在哪裡也不知道。」

「那時候我們的衣服都被燒了,我穿著割膠的衣服,就找了阿婆的衣服來穿,一個星期才出一次街場。」

年邁的譚蓉只能零零碎碎地億起往事的片段,從割膠到他的男人的離逝。

譚蓉表明自己是童養媳,14歲從古毛被賣來烏魯音,她的未婚夫張拾在該宗屠殺案中喪生,她後來嫁給了張拾逃過死劫的哥哥,同時也是屠殺案唯一生還者的張洪,並育有2子4女,另2名孩子早夭。

張洪於今年3月撒手人寰,享年80歲,留下譚蓉獨自一人。張洪生前多次供證英軍的暴行,但卻無法親眼目睹冤案被平反。

當問及譚蓉是否還想要獲得賠償,她說:「哪裡不想要賠償?看做得到嗎?如果不能,也沒有辦法。」她表示,有人說要帶她到英國供證,但是她不能接受電油味,不能去。

對於現年已經78歲的譚蓉,在生之年是否能夠看見冤案被平反,目前依然是未知數。

网址:http://www2.orientaldaily.com.my/press.php?TASK=news&TYPE=GNS&NEWS=2I970THV0IF984si1dc32kbX03se4u46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