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行顾问陈凯希献词

60年前的1948年6月20日,英殖民政府宣布马来亚半岛(包括新加坡)进入紧急状态。并实施1948必要(特别紧急)法令。在全国展开大逮捕行动,并查封具有反殖倾向的政党,职工会,农会,胶工组织,以及青年和妇女组织。

大逮捕行动雷厉风行,6月22日的报章统计证实,除了玻璃市和吉兰丹之外,全国总共逮捕了520名各族男女,英国殖民事务部长于7月初在上议院答问时透露:紧急法令逮捕了千多人,19 人被打死,直到是年年底已有1万3千多人被送进监牢和集中营,4百多人死于军警抢下。  

那一天之后,我国公开阵线从相对兴旺的热烈气氛中一下子陷入万马齐喑的无声时代,即使未被查封的巫统,国大党,种植工友职工会,以及工商总会等。也都自动保持低姿态。遭查禁的党团,职工会,青年暨妇女组织,文化团体共3百多个单位,其中也包括雪州加影华侨中华。至于报章,期刊杂志遭到取缔,更加不在话下。

紧急状态给我国人民带来的灾害,莫过于伯利格斯的新村计划,这种集中式的移民区原是德国纳粹党人的发明,战后被英国政府应用在巴勒斯坦和马来亚人民的身上。从1950年到1953年,英殖民政府在半岛总共设立540多个新村,被集中的人数多达57万9千人,新村遍设于半岛西海岸,霹雳州最多,占总数的四分之一,其次柔佛州,密度最高者为森州。小小一个州,竟然超过40个。 

移民行动的毁家弃园程度,严重到分文不存。到了移殖区,更是家徒四壁,人无隔夜之粮。生存在饥饿线上,又加上军警的日夜监视,盘查,毫无自由可言;夜间突击检查,更令到村民人人自危。新村一点都不像难民收容所,反而比俘虏集中营有过之而无不及。人民的苦难,自是不想而知。尤有甚者,村民还面对严格实施的粮食管制。每个活口都必须珍藏一个米牌,有的新村还不幸,遭到集体惩罚,人人过着大锅饭的苦日子。 

紧急状态志在于方便英殖民政府在半岛范围内开展一场绝对优势,极尽残酷的殖民战事。除了与马来亚民族解放军正面交战之外,英军也对人民进行无情的打压。1948年11月2日加影加焦村的50多间民房被夷为平地;12月12日,在巴冬加里屠杀24名胶工;1949年黑风洞,呀吃山,霹雳也廊及端洛的大肃清。这都是设立新村之前,英军对我国人民施加的罪行,甚至在1951年11月29日彭亨都赖埠还遭到大肃清。全埠2千3百多人,包括8百多位儿童全部被押送到怡保集中营拘禁。

往事不能如烟,历史永留活人的心中。值此1948年紧急状态60周年,《追讨英军屠杀乌鲁音平民罪行》 工委会有意出版纪念特辑。承蒙邀写献词,乃以上述史实,作为对英军罪行的控诉。 

 摘自〈马来亚人民蒙难日〉60周年纪念宴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